Sunday, February 26, 2017

二月之感想

今年的二月有点特别。
四个星期一,四个星期日和四个星期六。

二月一日,年初五,是新年开工的日子。

今年是我第一年派红包。哈哈。感觉嘛, 挺特别的。但是有些亲戚还有给我俩红包。说是因为新婚第一年,还是可以继续拿红包的!


二月十一日,华人的元宵节,年十五,鱼先生带我去Belfield 吃美食了。我们提前庆祝情人节。这是我和他庆祝的第三个情人节。当天的晚餐费用有些昂贵,花了大约RM70 多。平常的我们肯定不会花费那么多在食物。 今年我还告诉他说不用送花了,因为花很贵,又不能吃进肚子里。哈哈。结果在正日情人节那天,我们庆祝的方式是我去买冰淇淋的cone, 然后把之前买了还未开张的oreo ice cream,淘几 scoope 就当庆祝啦。我是吃了甜品就满足的女人。哈哈。很容易被哄的女人。

二月十八日

我和表妹们还有妈妈一起去了槟城一日游,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出席四姨在长春里荣升皇冠。
我们中午才抵达槟城。去吃了好吃的绿茶冰淇淋和出名的炒果条。当晚抵达家时已经是凌晨一时半了。幸好,鱼还未睡,辛苦他啦,要等老婆回家。嘻嘻。

二月二十五日(星期六)

今晚我们庆祝mummy 的农历生日。Ah Mei 和Ah Heng 都回来帮mummy 一起庆祝。我们自己在家吃海鲜火锅大餐。隔天早上,我和鱼先生重拾久违的脚踏车,骑了10km。随后和mummy 他们一起吃早餐,然后去找“妹仔”和“黑仔”。它们是鱼家里养的狗。它们现在被送去给一个拾环保东西的uncle 看守门口。接触狗都因为鱼的关系。本人一直对有毛的动物或者说小动物没有特别的喜欢还是应该说,本人很怕狗,猫,鸟,鸡之类的动物接近我。

而现在,有一大进步的是,我敢摸狗的头了。

中午,我们自己包饺子吃。第一次包饺子的我是从youtube 那儿学回来的。

2017年的二月还剩两天就结束。

今天有谈起婆婆了。她离开我们也快两年了。

今天也跟鱼谈起,“你有觉得自己长大了吗?”

他说:之前没有,结婚后就觉得自己长大了。


想说:

我一直以来很少订下新年目标或是年度计划, 今年,好不好让自己有一些期待呢?

也许有那么一个目标,才能提醒自己要好好努力。

家庭方面:
希望我可以更努力做家务,保持家里的整洁


旅行:
纽西兰6人之旅,要好好感受与享受。

事业:
希望六月可以开始安亲班

健康:
保持瑜伽和骑脚踏车。

兴趣:
烹饪和学钢琴

其他:

不懂是否年纪大了,一直在脑海盘旋的是珍惜时间,活在当下。

想做的东西太多。就一步一脚印吧。2017年是灿烂的!

Tuesday, July 5, 2016

拍婚纱照记

18 —19 June 2016

中午十二时,准时到了婚纱店。当天的午餐就是楼下的杂饭店解决。帮苗化妆的是Ah Yan 和弄头发的阿Mei. 后来还多了一个Carmen。我们先在室内拍。开始的时候真的有点僵硬的表情。鱼还被投诉不会笑出牙齿呢/ 也许是有陌生人在的原因,我们都比较羞涩,不太自然。

下半场我们去了Seri Botani 的公园。斋戒月的好处是没有保安人员在门口看守。原本是不允许摩托车骑入公园的。但我们都大胆地进了。带着苗准备的九个气球,在公园里拍摄。途中就像明星一样,到公园运动的安格安娣们都望过来了。嘻嘻。

之后,Nelson, 我们的摄影师说想拍水塔。兜了一两圈都觉得没有可以进入的地方,大门好像被上锁了。但是,最后,鱼竟然下车察看,原来没有上锁。还是那一句,拍了才算。
对于,一向循规蹈矩的苗来说,这可是犯规,私闯禁地啊/
水塔里有一幕是需要鱼抱起苗,真的冷苗捏一把冷汗。因为苗的重量不轻。拍完照后就下大雨了。
晚上的晚餐在城中城解决。敢死的苗还叫了tomyam 面给鱼吃。万一吃了不舒服,明天如何拍摄?

第二天的拍摄

一早醒来,看天色蒙蒙的。八点赶到去婚纱店化妆,还带了叉烧包和蛋塔作为早餐。
化妆半途,倾盆大雨,妈还打电话问,下雨还有去拍?

还好,化妆完毕后,雨开始变小了。
驾着大白,我们五人开始上山了。
第一站是去Mossy Forest
幸好金马仑没有下雨,天空还可以看见难得的蓝天白云呢
上去Mossy Forest的路途真的很严峻,危险。
心想,当初为什么执意要到那儿拍照呢?
道路很窄,很斜。还有大窟窿,
真让坐在车上的我们捏一把冷汗
最让我惊讶的是,拍照后的两个星期,我把大白送去检查,才知道我的刹车器的pad 已经是磨滑了,非常危险,要马上换新的。
天啊,那天能够拍摄顺利,顺利回到家该是多大的福气啊
从Mossy Forest 出来,回程路过一间小屋,摄影师二话不说,要停车拍照。那也是鱼最喜欢的外景。过后,就在茶园里拍摄。
之后我们先吃午餐。午餐后,我们回到Tanah Rata 的屋子换衣换造型。
然后去拍convent 的教堂。临走前,我们还去了Smoke House 拍摄。
鱼先生为了要抱肥苗坐上围墙而擦伤了手。

前一天,要去 Seri Botani 拍摄时,鱼要使劲Start Vespa 的engine 而把脚擦伤变瘀青了。
可怜的鱼啊~

我们一共拍了200 多张的照片。
都很美。
所以最后砸钱买下了,全部照片的soft copy.
期待,相册出来的效果~


拍照花絮~












Saturday, September 5, 2015

简单的爱~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转贴自脸书
早上6.45am. 昨晚九时三十分左右就睡着了。其实早睡也没让
自己睡到很香甜。犹记得凌晨1时醒过,四时也醒来,到最
后,五时半,闹钟响起,爸出门工作了。我醒了。
前三天,星期三晚上,妈打电话说,爸叫她快点回家。也没说
发生什么事情。七点从幼儿园放工后,我还去店复印东西,随
后买了面包要当明天的早餐,刚上车准备回家,妈又打电话来
了。只听说,你在哪里?爸说他双手双脚都不能动。我就急着
说,好,我现在就回。
心想,不会又中风了吧?驾车的我尽量要自己保持冷静。
回到家,打开房门,只见爸躺着在床上。妈这时已经回到家
了。听妈说,爸抽筋,双手双脚麻痹,不能动。随后,他擦了
一些铁打酒,舒筋了一些,可以慢走。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最后还是去了看急诊。起初,爸一直说不
用去看。每一次,身体出状况,他就是那样,都觉得没什么大
事情。我想他脑子里没有了Inside Out 里面说的fear, joy 
,sadness and disgust. 有的只是anger.当晚看了医生,确定是
没什么大碍,才松了一口气。

以下的这篇文章,让我看后,自然流下眼泪。只能说,我太感性了。
總有一個人要先走!文/年年
爸爸被查出身患肺癌那天,媽媽並沒有表現得過度傷心,她只是怔了好久,然後悄悄抹掉了
眼角的淚花。
爸爸也很冷靜,在詳細諮詢了醫生、得知化療的過程和結果後,他獨自在房間裡待了一天,
出來吃晚飯的時候宣布,他拒絕治療,在我和妻子小季的勸說和反對聲中,媽媽始終沉默
著,一聲不響地往爸爸碗裡夾了幾筷子菜。
爸爸有醫保,治療費用家裡能承擔,但爸爸堅持不治療,他說接受治療不過是延長數月至大
半年的壽命,他不願意把自己最後的人生放在醫院,在那裡接受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化療,在
所剩不多的時日裡,他希望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媽媽沉默了許久,最後說了句:「讓我們回老家吧,你爸一直想家。」
我和小季結婚後,把從學校退休後住到農村的爸媽接到了身邊,但爸媽時常懷念農村出門就
可見到的田園河流,喜歡鄰里間淳樸的家常往來,不習慣大城市裡的壞空氣。
第三天,我和小季就將他們送回了農村老家,回去以後,他們的日子竟然也過得從從容容。
荒蕪已久的院子被打理得生機勃勃,爸爸隔三岔五去花市,買來許多花、樹,雇三輪車拉回
家種下,我和小季每周回去看他們,小院裡的花一次比一次開得繁盛。
爸爸瘦弱的身體穿梭在灌木叢裡扶鋤鬆土,媽媽在院子一角拎桶接水澆灌。
我勸媽媽:「爸爸身體不好,你勸勸他,別操心這些事了。」
媽媽回答:「勸不動,他做得高興,就隨他去吧。」
媽媽退休前是教植物課的,一輩子最喜歡的就是花。
爸爸悄悄告訴我:「這些都是你媽喜歡的品種,你媽一直想要這樣一個院子。我年輕的時候
總覺得自己忙,沒空打理,又覺得日子還長,拖來拖去,居然拖了幾十年。再不著手,就真來不及了。」
媽媽的心願,爸爸原來一直是記在心裡的。
飯桌上,我看見爸爸並沒有因病忌口,肉和辣椒什麼的,只要他想吃的,媽媽都給他做。
臨走前,我問爸媽要不要再跟我回去,爸媽拒絕了。
爸爸說:「廣兒,爸陪你半輩子,知足了。你媽跟著我半世辛勞,爸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想
跟你媽兩個人過點兒清淨日子,這裡挺好。」
生命最後的日子,爸爸選擇和媽媽一起度過。
我和小季每周末都回家看他們。一個周末,媽媽提前打電話過來通知我們不要回去,說有親
戚結婚,他們要去參加婚禮,不在家。
事後從姑姑口中得知,爸媽是出去旅遊了,在雲南待了八天,怕我和小季不同意,兩人才商
量好瞞著我們。
我生氣地責怪爸爸對自己的身體不負責任,責怪媽媽太縱容他了。
媽媽後來對我說:「你爸時日不多了,我們就尊重他,讓他把想做的事都做了吧。人活一輩
子,終歸是要走的,如果能做到不留缺憾,那就很完美了。」
我無言以對。
從雲南回來後的第二周,爸爸的病情加重了。
這一次,我們尊重了爸爸的選擇,沒有去醫院。爸爸在自己家中,在我們的陪伴和注視中,
平靜地離開了人世。
臨走前,爸爸輕輕叫了一聲媽媽的名字,媽媽把手遞給他,兩雙乾瘦的手握到了一起,十幾
分鐘後,爸爸走了。
爸爸的葬禮上,媽媽井井有條地打理著事務。雖然悲傷,但情緒沒有失控,她還用瘦弱的手
臂環住了我因壓抑哭泣而抖動的肩說:「廣兒,不要哭,你爸走了,在那邊再也沒有病痛了。」
只是幾個小時以後,送葬的隊伍散去,媽媽還不願意離開。
她讓我和小季先回去:「你們走吧,我想在這兒安靜地陪陪你爸,地底下黑,他一個人太孤
獨。」
爸爸離世後,媽媽開始旅行,短短半年時間裡,她去了三亞、南京和杭州等地。
回家看媽媽時,她翻開自己的旅遊相冊。
我看見在雲南時,雖有病態卻一臉滿足的爸爸握著媽媽的手站在洱海前;我看見他們在大理
的小巷中悠然並肩前行;我還看見,在媽媽後來獨自去的許多景點照片裡,媽媽手上都拿著
一張他們的合影。
媽媽說:「這都是你爸生前想去的地方。他來不及去,我把他帶過去。」
這時,我才第一次讀懂了爸媽之間的深情。
「每次在醫院裡看見那些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病人,我就慶幸當初沒讓你爸去受罪。我瞭
解你爸,一輩子最要尊嚴,他不怕死,就怕走得不體面。你爸走,我是最傷心的那一個,但
是我寧可看著他高高興興地走,也不願看著他活受罪。我相信換了我,你爸也會這樣做。」
媽媽說,「每個人最後都是要走的,就像每一條河、每一條溪,最後都要流向大海一樣。我
願意他從從容容地淌過去,在那兒等著我。」
爸媽的愛情,像一片無言的沃土,沒有花俏的張揚,不需要淺薄的表達,卻是彼此人生最可
靠、最實在的根基!

Monday, August 31, 2015

Inside Out & I Lava You

2015 年 8 月30 日(星期日)

早上七点四十分左右睡醒,醒后不久,妈妈说爸爸凌晨五点多就独自驾车上金马仑了。
随后,妈妈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餐,我都没有回答。
我不清楚肚子里的气是从哪儿来。‘
我只知道,我想要去跑步。
穿上球鞋,换上运动衣。大约八点半,我准备出门。出门前,气冲冲地跟妈妈说,你自己吃早餐,我原本也没有打算跟你吃的,之类的话。
妈妈随后也生气,说什么,以后周末周日都不用理我,不懂我在发什么脾气。
我想大概我脑内被我的anger 掌控着了。
随后,独自在公园跑步。
在公园还遇到两位家长。
虽然心情不好,但是还必须笑着打招呼。说声,早安。
心想,我对自己的妈妈也没有那么好,那么有礼貌。

半小时后,跑了两圈,走了三圈的我。驾车回家。待妈妈走后,我自己崩溃地哭了。
哭得稀里哗啦地。
就很揪心的那一种。
我其实害怕,
不懂为什么最近脾气很差
是因为女生每月的烦恼引起的吗?
还是之前一直累积起来的不满?
不能在工作时表现出自己的不满。
只能在工作后卸下所有的面具。

哭到累了,加上跑步的累,倒头就睡了。

之后,中午,跟余先生去看了这一部Inside Out 电影。

电影里讲述人的脑袋里,住着四种情绪,Joy,Sadness,Fear, Anger and Disgust.



佩服Joy 的乐观
觉得自己比较像sadness.
一部很colourful的电影。
喜欢里头的dreamland还有搞笑的Bing Bong。一只粉红色的动物,有着大象的鼻子,猫的尾巴 ,还有海豚的可爱。最重要,每当 Bing Bong 哭的时候,他的眼泪会变成五颜六色的糖果。




我问
余先生,如果我每天要他哄我,他会不会很累。
他回我:今天不会
以后肯定会。

多么诚实的回答。

我知道,这几天闹情绪的我,让他很不习惯。
但是,他还是想尽办法,逗我开心,逗我笑。

其实,没有人有义务要令你开心。

真的。

如果有一个人肯那么做,那是因为他或她真的希望你开心。


我还是那个,不会在别人面前轻易流泪的我。
哭了,就自己再想想,原因是什么,要如何改善。

我不懂核心问题在哪里。
我只知道,
唯一能让我感到放松的
只有
运动
涂颜色
还有写部落格。


备注:在看完电影后,有种内疚感,随后打电话给妈妈,问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晚餐。

余先生说,要生气人又觉得不应该。。。。。哎哟。


男生永远不会明白女生的想法。


就像

女生也不可能了解男生的想法


我们只能试着互相体谅
互相磨合

一人让一步,就这样,才可以更长久吧。

I Lava You

(我爱你)










Wednesday, July 22, 2015

我只想好好当一个老师

我是人事部
我是会计部
我是公关部
我是投诉部
我是行政部
步入第五个年头
我教书的热忱
逐渐减低了。
我觉得自己很失败
没能教好我的老师
我觉得学校制度不好
经常有模糊地带
我觉得学校工作环境欠佳
很紧凑,让人喘气的时间也没有
我觉得,老板喜欢让我当坏人
让我去面对难搞的员工
我在想
这样下去
我还是我吗?
我会变得更强吗?

五个小孩的校长

很久之前的部落,应该是在三月份看的电影。
今天黄子琪的妈妈想跟我说这一部电影很好看。我立刻跟她说我看了。

这是在消费税实行之前看的电影。
是我跟余先生说要看的电影。

老弟还笑他连这种不是大制作的电影也去看。
余先生问我观后感。良心与奸商,我要做那一个。

教育是一份良心的工作。
从很久以前我就已经听说过。

这电影里,吕慧红校长的善良,执着,爱心,坚持等等,
真的令人动容。

也很欣赏吕校长的丈夫,在背后默默地支持她拯救即将面临关闭的元田幼儿园。

那五位学生的家庭环境与背景还真的让人感到同情,同时,很高兴她们都是懂事及乖巧的小孩。

电影里校长因为校务奔波劳碌过渡而再次病发,让我也有深思一下。无论任何工作
该休息时还是必须的。不然,累垮了身体反而办不好事情。

还有当小孩对很久没见,刚 大病初愈的校长说:校长,我好挂住你啊。那一幕 真的感人。

这是一个德高望重的校长,才会被小孩深深地思念着。

片中也有提到,每一个人,一生中,总会有一位让你很想感谢的老师。


我庆幸,我要感谢的老师不止一位。

Pn Chaw, Puan Chong Poh Keng, Puan Lau Pooi Har &  UPM Dr Boo,谢谢你们。

六月份 一个头,两个大

23-6-2015
幼儿园发生了一件事情。接到投诉关于老师呐喊小朋友。事后的我只想到跟家长道歉,却没想到要跟小孩道歉。被吓倒的是小朋友。
幼儿园人手问题一直存在着。
经常请的印度老师,没有一位做到长久。
接二连三的事情,让葡萄感到有点泄气了。
到底,这么辛苦,为了什么?
不喜欢呐喊
不喜欢没有声音
原本的不计较,原本的热忱,心中的那团火现在好像慢慢地熄灭了。
也有反思,领导能力出了问题吗?
要不断提醒自己,小孩是无辜的,也许有些小孩真的太调皮了。尽力,就好啦。